加载中 ...

超宽松货币刺激时代该结束了

2017-01-17 09:51 来源:和讯网

全球超宽松货币政策时代将结束。当前政治、通胀、财政刺激、低失业率等因素,让利率无法再降。

(原标题:超宽松货币刺激时代该结束了)

有美联储通讯社之称的《华尔街日报》记者Jon Hilsenrath表示,全球超宽松货币政策时代将结束。当前政治、通胀、财政刺激、低失业率等因素,让利率无法再降。英国、欧元区、日本都不迫切需要刺激,美国已经走在前列加息。

Hilsenrath指出,全球主要央行为刺激经济增长已使出浑身解数,将短期利率降至极低甚至为负的水平,同时进行资产购买,推高金融资产价格。然而当前一系列力量,让主要央行无法将利率再往下降。这些因素包括:政治、通胀、财政刺激、低失业率、对政策本身可能产生负面结果的担忧。

美联储是主要央行中,第一个行动的。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美联储共加息两次,每次25个基点,在去年12月会议上,还预计今年会有三次加息。如果按照这个计划进行,那么在年底前联邦基金利率会达到1.375%的水平,这是2008年9月雷曼破产以来从未有过的。

美国之外,其它央行在进一步刺激上,也显现出疲态。例如,英国央行行长卡尼表示,不喜欢负利率,认为负利率通过金融系统会有副作用,对储户也有伤害。英国退欧公投后,英国经济预计将放缓。目前看,经济并未实质性放缓,英国央行决策者们在11月会议上也没有选择降息。英镑大幅下跌之际,英国通胀率可能在今年年中升至英国央行2%目标上方。

欧央行延长了资产购买计划,多增加了九个月,直到今年年底。不过他们削减了延长期内每月资产购买规模,从800亿欧元减少到600亿欧元。对于进一步降低原本为负的利率,欧央行官员们表示谨慎。12月欧元区通胀为1.1%,创三年来最快速度,意味着货币政策刺激对于欧元区来说可能不再那么迫切。

亚洲方面,日本央行已经不再考虑进一步刺激。中国在刺激经济增长和信贷过度宽松间权衡。由于降息,中国房地产市场大涨,令监管层担心相应风险。

整体来看,Hilsenrath认为美国之外的许多国家,货币汇率都有下行压力,对这些国家来说是一种刺激,降息政策也因此不那么急需。

事实上,超低利率环境并没有给经济带来很快的增长。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速已有连续六年低于2%,IMF预计今年也会如此。批评人士称,超宽松货币政策令金融市场扭曲,同时伤害了储户和银行。而主要央行的回应是,面对2007~2009年金融危机,他们别无选择。

笔者也曾在《2017年全球七大央行政策展望》一文中写到:全球货币宽松政策自2006年以来已持续了十年时间,“负利率”则是2016年全球金融格局的一大显著特征。由于货币宽松政策边际效应越来越小,为了刺激经济,遏制通缩,推动本币贬值,自2014年开始,全球各国央行开启了几轮负利率政策,负利率政策的实施也进一步压低了全球整体利率水平。

2016年下半年以来,全球货币政策正变得趋于保守。美联储在12月份实现了十年以来的第二次加息,将利率水平调升至0.5%-0.75%;日本央行也推出了以收益率曲线控制为核心的新货币政策框架,变相削减了长期国债的购买规模;欧洲央行虽宣布延长QE政策,但每月购债规模则削减200亿欧元。

目前,中央银行采取负利率国家的GDP占全球GDP的23.1%,其中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覆盖地区的GDP占比达21%。全球负收益率国债规模达到13万亿美元,而2014年年中几乎还没有负收益率债券。7月11日,长期债券收益率在这一天触及市场普遍认为的数十年低点。随后,全球国债收益率近乎持续上扬,负利率债券规模则持续萎缩。到11月底,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缩减至9.3万亿美元。

负利率政策长期供给廉价资金将极大地增加资产泡沫和投机风险,进一步推升债务压力。今年全球流动性达到了高峰、全球化进展空前、差异最大化,通缩程度也达到最高。现在,随着“抵押品资产”的稀缺,以及美元资产总供给的减少导致长债流动性急剧下降,未来全球真实利率快速上升将成为必然。

2017年全球主要央行货币宽松政策或走到了尽头!新兴经济体在美联储加息的情况下,为防止资本外流和汇率过度贬值,也难以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,一些国家甚至将转而被动加息。因此,美联储12月加息或将成为全球流动性极度宽松的一个阶段性拐点,虽然不至于导致全球货币政策全面收紧,但国际金融危机后货币政策持续放松的局面将迎来转变。

本文来源:和讯网责任编辑:李婷

时代政策利率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如若转载,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!

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!

  • 声音提醒
  • 48秒后自动更新

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

免费开户

服务时间:8:30-18:00(工作日)